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调查报告

河北河间:镇领导包庇犯罪,疯狂打击报复举报人

2022-03-21 17:46 调查报告 人已围观

简介河北河间:镇领导包庇犯罪,疯狂打击报复举报人——侵占集体土地120亩的村霸为何久告不倒?引子:近日,互联网广泛流传着一起河北省河间市卧佛堂镇发生的给羊做核酸检测...

河北河间:镇领导包庇犯罪,疯狂打击报复举报人

——侵占集体土地120亩的村霸为何久告不倒?


引子:近日,互联网广泛流传着一起河北省河间市卧佛堂镇发生的给羊做核酸检测的闹剧,岂不知,在这个镇因为举报腐败村官,原卧佛堂党委书记和镇长不但充当腐败村官的保护伞,而且举报人亲属开办的一个著名的民意企业却招致了灭顶之灾……

非法占地的大楼仍在巍然屹立

   一、拥有二十余年历史的民营企业被停止供电。

2021316日晨,河间市卧佛堂镇镇长何建刚亲自率领电力、安检和派出所人员几十名,雄赳赳、气昂昂地对正在进行生产的河间市海祺轮胎有限公司停止了供电。

他们给出具的是“国网河北河间市供电公司北石槽供电营业所”的通知,该没有按照《供电营业规则》和供用电合同规定,就擅自停止了供电。

因停电时间过长,至企业瘫痪,损失巨大。于是河间市海祺轮胎有限公司拿起了法律武器,一纸诉状将国网河北省电力有限公司河间市供电分公司起诉到河间市人民法院。目前,案件在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中。

据起诉状称:

被告没有对我方出示任何县市级政府部门批复文件的情况下,供电所所长“程宇”带领供电所人员对原告进行了全面断电,次日由供电所人员将电表拆卸取走,刚刚经历了疫情影响,今年正值企业复苏,进入供货旺季,电力部门对企业违规停电的行为,又给我公司雪上加霜,造成职工放假、订单中断、后期订单无法完成、新的订单无法接收,造成的直接与间接经济损失巨大。就这样卧佛堂镇纳税大户被终止生产经营。

河间市海祺轮胎有限公司的前身是河间市海祺免充气内胎厂。

据河间市人民政府网的一篇《海祺免充气内胎:没有我们不敢走的路》文章介绍:

18年前,卧佛堂镇李同乐放弃了正在经营的企业,投入全部资金研发免充气轮胎;18年后,接过接力棒的李少坤带领团队又陆续研发出第二代、第三代免充气内胎。现在,拥有8项专利的海祺免充气内胎在国内市场独领风骚,在城市公共自行车市场占有率达80%

就是这样一个很有影响的二十来年的民营企业,就被电力公司在一天之内给停止供电了,停止供电的时候,公司还正在进行着生产。何建刚镇长当场签名并指挥进行断电操作。就连生活用电都被强行断掉。

事情的起因是怎样的呢?原来,李付如——

二、举报村干部非法占地120亩。

因为村主任李三强伙同他的弟弟李四胜侵占集体120亩土地,并在另外的土地面积上建造六层的大楼,每层建筑面积多达1800多平方米,20181130日,刘连成在此处开办了华康医院。

李三强、李四胜在非法占有的120亩土地上用来栽树等。

2016年春天开始,李付如、聂留柱、李同建等村民,曾多数次向上级各相关职能部门及领导反映卧四村村霸李三强(原村干部),李四胜恶势力家族多种违法犯罪事实,他们维权的足迹踏遍北京、石家庄、沧州、河间、卧佛堂镇等地。他们遭受了无数次威胁恐吓和强权压制。

但是,上级批转回到河间市和卧佛堂镇之后,河间各职能部门及相关领导处处推诿扯皮、敷衍塞责,但凡触及李三强、李四胜案件的全都集体失声。

笔者看到,在河北省阳光理政网上,有网友提出诉请:

网友诉求:沧州河间卧佛堂四村村长圈地建6层高楼

沧州河间卧佛堂四村村长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违法建筑6层高楼,圈地面积巨大估计20亩,建筑面积两亩地,还是个村干部,给当地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很多村民跟着村长都盖起了房子,现在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时候。

沧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 回复:

网友您好:

首先感谢您对违法行为的举报,经领导批转,我局相关人员立即对该违法行为进行了调查。经查,20165月河间市卧佛堂四村村民李四胜(卧佛堂四村村长弟弟),未经批准,擅自占用本村村东南建设用地1310.4平方米建医院,四至:东至地、南至沟、西至公路、北至李三强,该宗违法占地我局已经依法立案查处,并于2016622日依法对其下达了“河国土执罚决(201616701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目前此区域违法行为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在此我局也欢迎广大人民群众监督。                                                                          

河间市国土资源局

2016810

每一层楼的面积是1800平方米,还不算院子和附属设施,河间市国土资源局却只认定为1310.4平方米。

20201126日,举报人在进行历时四年多维权,终于等到了“河间市专案组”由河间市政法委副书记党龙章主持,河间市公安局副局长甄冬雪、卧佛堂镇镇长何建刚、河间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李所有等参加的座谈会。河间公安局甄冬雪副局长在会上说的,他接到上级转发到他手中的举报材料就有19份(其实不只19份)。

当时,举报人经党龙章书记允许当场录音,地址是河间市信访大厅同时有工作人员录制现场视频。各领导把调查结果都一一宣读,会议结尾我们对公安及相关领导部门调查结果提出“调查严重失实的结论”。并向有关领导反映,要求重新递交证据要求重新调查处理。相关领导当场应允举报人继续调查。直到现在没有任何回声。

除此之外,李氏兄弟还侵占集体耕地达100多亩,违法占地大搞非农建设,毁坏大好良田,挖坑取土。填埋蓄水大坑,私自变卖村集体坑地给外村,获利几万。倒卖大朱村土地牟取暴利。

在卧佛堂镇,形成了以孙继文、何建刚为首的保护伞,李三强才猖狂叫嚣——

三、 “市长来了也不停”。

李三强非法获取村民的承包地,在那里建造房屋多处。圈占土地若干。其中建造六层大楼是其中之一。

薛德培原是河间市主管土地副市长,201797日,因李三强违法占地违建大楼问题,薛德培在河间信访大厅接待举报人,李三强没停止违建,还对执法人员说:“市长来了也不停”,《民主和法制时报》等媒体介入后,201857日,薛德培亲自到卧佛堂镇镇政府召开会议,并带领镇党委书记孙继文。镇国土所所长杨双宾亲自到李三强违建大楼处下发拆违通知书,告诉李三强说:2018514日前自拆,2018514日后政府强拆。孙继文在回复举报人信息中提到已通知李三强自拆。

据《河北一村民违建楼租给医院,国土局拆不掉还输官司》一文报道:

位于河北省河间市卧佛堂镇的一处“违建”已存在多年。当地国土部门先后下达了4份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被处罚人退还非法占用的村集体土地。该案在移交法院执行时,却多次被撤销或不准予执行。

国土局作出行政处罚和法院撤销行政处罚或者不予执行,形成了拉锯战。

但是,李三强的一万多平方米的违建大楼,至今仍然在卧佛堂镇四村挺拔耸立,市长居然也真的不敢拆。也怪不得人家李三强敢于向市长叫号,敢于那么牛逼。2004年已认定的违建约2000余平。至今未做任何处理。(违建大楼北邻)

据报道:因被处罚人李四胜不服河间市国土局2018531日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遂提出行政诉讼。该案因被告国土局在法定期限内未提交24份证据,而被判决撤销上述处罚决定,责令判决发生效力之日起60日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后李四胜败诉,违建大楼没收并罚款,土地退还村集体,至今未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规定: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改作他用,数量较大,造成耕地大量毁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土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改作他用,数量较大,造成耕地大量毁坏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的规定,以非法占用耕地罪定罪处罚:

(一)非法占用耕地“数量较大”,是指非法占用基本农田五亩以上或者非法占用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十亩以上;……

李三强所占用的土地有的属于基本农田,其楼房、院子和附属物,以及非法占用的土地高达一百多亩,应当依法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我们不知道,李三强和市长、副市长有什么密切的关系,李三强和河间市人民法院的办案法官又是什么密切的关系。

还有,我们的河间市国土资源局为何故意在法定期限内未提交24份证据?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四、村委会起诉李三强, 镇政府出钱“买单”。

互联网一篇文章,题目是《河间:村委会打官司 镇政府出钱“买单”》。

这篇文章发表在知乎、搜狐、网易等多个网站,文章介绍:

一个原本以村集体名义起诉该村村民(李四胜)侵吞霸占集体土地与归还不法所得的普通民事诉讼,但最后镇政府却替起诉方村委会掏了数万元律师费与诉讼费。镇政府为何要替村委会打官司买单?这笔钱是财政支出还是自掏腰包?

据了解,李某强及李某胜针对该地块制造出多份假合同。按法律程序,合同应一式五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发包方、乡()政府各一份。并由乡()整理汇总后及时上报河间市土地流转指导办公室备案一份。

据多位知情人证实,2017年,河间纪委曾到卧佛堂四分村就120亩土地调取合同。杨某顺曾亲自到河间纪委澄清并在该份合同上写明,此签名不是本人签名(属伪造),除了杨某顺以外,合同上还有常某旺、李某岁签名。2018724日,河间市公安也向卧佛堂镇政府下发了调取证据通知书(河公()调证字(2018)0112),调取了该份假合同。

但在这之后,纪委和公安的介入不了了之。

2019422号,卧佛堂四分村村委会就120亩耕地的事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后一致同意以村集体名义起诉李某强与李某胜,要求其归还土地与不法所得。但在当年65的庭审现场中出现了极其荒唐的一幕,李某强又出具了另一个版本的合同。称甲方是李某强,顾某辉。可顾某辉事后书面作证,表示合同并非出自他本意,是醉酒后被李某强李某胜逼签的。耐人寻味的是,签名日期是201961日,也就是开庭之前四日。顾某辉签名和日期都是在早已加盖的印章上面填写的。让起诉方没想到的是,在庭审中提交了书面鉴定申请后被人为干预。

镇政府替村民掏诉讼费藏玄机

四分村村委会因此不得已撤诉,准备再次提起诉讼,却被卧佛堂镇政府相关领导强行阻止。据了解,卧佛堂镇镇委书记孙继文及镇长何建刚和镇政府另一官员表示,他们自掏腰包将此次诉讼的五万元律师费及两千三百元诉讼费付给村委会,并表示,“这笔费用今后再从镇财政支取”(有转账记录)

镇政府领导为何要替一个看似普通平常的土地纠纷买单?引发猜想。

值得一提的是,卧佛堂镇镇政府针对该地块给出的回复漏洞百出:

四分村有集体耕地120亩,经调查是村民李四胜和李振超共同承包,与村中签有土地出租协议,流转期限十年,自2015418日起至2025418日止。出租费用每亩125元,签订协议中村委会代表人是顾某成,杨某顺,李某强,李某岁。

为何纪委调取的合同与镇政府回复上面均提到有杨某顺、常某旺、李某岁三人签名,河间公安也曾调取合同上三人签名,但镇政府回复中却比纪委多出一个。后来201965日法院庭审中的合同上却只有顾某辉和李某强两人。

据知情人士介绍,顾某成、杨某顺及李某岁从未在合同上签过名,卧佛堂镇四分村也从未就120亩集体耕地招标的事召开过村民大会。村民也曾多次要求查验合同真伪。迫于压力,镇政府改口称没有合同只有开会纪要。

此案中,不仅出现了镇政府给村中垫付律师费五万元和两千三百元的诉讼费问题,更重要的是河间市法院的法官阻止合同鉴定。最后村委会不得不撤诉后又重新开始起诉,又被镇政府强行阻拦。

    如果和镇政府没有任何关系,镇党委书记孙继文、镇长何建刚,为何对村委会起诉一个村民那么卖力?他们之间究竟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有待于我们进一步揭示。

五、李三强李四胜兄弟,已经符合黑恶势力的基本标准。

李三强、李四胜兄弟二人,非但非法占地,而且横行乡里,欺压殴打百姓。

具体有如下几个方面:

1、殴打他人。

2016125日,李氏兄弟团伙在任丘同任丘黑社会团伙在任丘洗浴中心门口,把徐、高二人抓住,他们每人手持一水的铁棍十几人,打了二人一顿后把人拉到卧佛堂四村废弃窑地,李三强、李四胜指使打手对徐、高二人用铁棍、砖头、刀具轮换殴打,实施了变态、残忍难以想象的各种违法犯罪行为,殴打长达三个多小时,不只是两人血肉模糊,其中一个右腿膝盖骨粉碎性骨折,落下终身残疾。李三强叫人打着还威胁二人说是村书记叫他们绑架村主任,好一个栽赃嫁祸。就这样他们又把徐、高两个受害人拉到卧佛堂政府大院,又一顿拳打脚踢,实施殴打。当时李三强录像,李三强表弟打了受害人几拳后说,大家看看啊,这是村党支部书记雇凶绑架村主任,当时李三强任村主任,李同乐任党支部书记。他表弟还说让大家在网上发发。他们分工明确,有打的、有问的,有助阵的,助阵的是李三强找的人,说给发工资。就这样在政府大院打人,政府无人阻止。中午12点左右,李三强和打手们才把徐、高两个人送到河间市留古寺警队,并向警方颠倒黑白的谎称徐、高绑架李三强。留古寺警队人员听信了李三强的言论,将被打的二人留下,对李三强殴打方没有做任何询问和调查,放任李三强李同伙离开,后来发现被打二人伤势严重,才将二人送入医院。

在殴打他人方面还有很多:

李三强曾用铁棍把李有方胳膊打断。

李三强曾用刀把顾永红大腿扎伤。

李三强曾把杨进良打伤被拘留。

李三强曾把李金普打伤并用车拉土把李金普家门堵上。

李三强、李四胜强行侵占很多户村民土地,若是有人不

同意,他家就各种威胁。

2、寻衅滋事。

其一,李氏兄弟团伙曾多次到举报人牛振华家寻衅滋事,夜闯民宅,李三强二哥对牛振华说,你怕***吗?牛振华没敢出门,滋事者打伤了给牛振华施工的人员。李三强和其二哥李建松手持铁棍打折牛振华两根肋骨。后逼牛振华和解,为免刑事责任,李三强给牛振华15万元。后来牛振华盖楼,李四胜家族阻止,两年多,楼已盖成办半被强行停止。牛振华损失惨重。牛振华两年来也走在维权的路上,多次受到李三强的威胁。一次牛振华在河间国土局门口,李三强和他表弟等人,截住牛振华,说弄***牛振华,被人拦住。卧佛堂派出所有多个视频记录着李氏家族势力对牛振华的威胁挑衅。

 其二,李氏兄弟团伙十一人到举报人李同建家盖楼处阻扰施工。拉闸断电,逼迫停工。损失巨大。李四胜妻子曾两次夜间12点左右到举报人聂留柱家门前烧诅咒符,烧纸扔碎玻璃瓶,开两辆车,其妻从副驾驶下车,事主早已报案,派出所也已取证,有视频。可派出所至今为止不做任何解决。

3、损毁集体财物。

李氏兄弟家族团伙多人,把村中用于美化乡村的两根大型广告杆,动用了大型吊车强拆并砸坏地基,至今现场保留。当时阻碍交通达几个小时,他家把村中用于安保的两个监控摄像头砸坏。

4、抽臭水祸害村民。

李三强、李四胜用两台抽水机连续几天几夜,在繁华的公路上抽地沟臭水。人们生活环境受到严重影响,出行困难,致一何氏老人摔成骨折,当时有人报警,镇长及派出所有到现场查看。也不敢制止。

5、把持基层政权。

李氏兄弟手眼遮天,控制基层政权,阻止集体耕地确权。威胁村干部。公然在镇政府在领导面前强抢公章私用。欺骗上级。李三强私刻公章叫其二哥李建松顶包。

李氏兄弟还大肆倒卖集体土地和房产,多年放高利贷,坑害了多个家庭。

李三强李四胜兄弟的恶行可谓罄竹难书。

黑恶势力是黑势力与恶势力的统称,所谓黑势力是指“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恶势力则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

李三强李四胜兄弟,已经完全符合黑恶势力的基本标准。

六、镇领导阻拦对李三强违法行为的举报,却对举报人打击报复。

卧佛堂镇党委书记孙继文曾对李付如他们说:

你们别告了,到时候找不到你们的错,还找不到你哥(指李同乐)的企业的事吗?

河间市国土局曾经对李三强违建下发抄告单和停电告知函,因为卧佛堂镇领导不予配合,根本执行不了。

李付如他们去问孙继文,为什么断电了你又叫人给李三强的违建接上电了,他说我不给他停电,是保护你们的最后一根稻草。镇领导就是镇领导,放任违法犯罪,包庇违法犯罪还成了保护举报人的稻草!真是奇葩!请问这位孙书记,您究竟是怎样达到保护的目的呢?如果您不保护,您会怎样呢?

可是,镇政府镇长何建刚却带队给不具备停电条件的河间市海祺轮胎有限公司给停了电,至今已经半年之多。

2017102日农历八月十三,双节***整四风期间,孙继文带领镇多位领导去李三强家吃饭喝酒,接着李三强又在别处大搞违建,孙继文对我们的举报置之不理。

李三强因网上诽谤一事被拘留,孙继文亲自赤膊上阵找举报人亲属调解。后来李三强出尔反尔又开始对举报人及亲属攻击,孙继文在镇政府多次恐吓举报人。让举报人同李三强和解,要求举报人亲属和举报人停止对李三强及其亲属各种违法犯罪的举报,并逼迫举报人亲属同李三强签署不公平的“和解协议书”并找李四胜的好友,调解并威胁举报人不要和公权 力对抗,不听劝说,你们就是公权力的打击对象,民不能和官斗。


2021125日,李同乐收到一个快递内容是“河间市卧佛堂人民政府关于收回卧佛堂人民政府(原河间第二水泥厂)国有土地使用权及附着物的通知”,这份卧佛堂镇人民政府的通知内容如下:

根据河间市人民政府《关于同意收回卧佛堂人民政府(原河间县第二水泥厂)国有土地使用权及地上附着物的批复》(河政复【202094号)文件和河间市自然和规划局《关于收回卧佛堂镇人民政府(原河间县第二水泥厂)国有土地使用权及地上附着物的函》(河自然资规函字【20211号)的要求,现在依法予以收回,集体资产部分无偿收回,非原集体资产的部分按照法律程序处理到位,限你公司30日将涉案地块非资产搬走,逾期不搬由卧佛堂镇政府组织相关部门依法处理,侵占卧佛堂人民政府国有划拨土地饭店的建筑物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依法拆除。

卧佛堂镇人民政府的这份《通知》没有法律依据,没有列举法律条文,且该《通知》时间是2020123日,日期已超期一年。

对于卧佛堂镇的这些作法让李同乐寒心,给当地作出巨大贡献的知名企业家李同乐知道,这是镇领导打击报复准备向他开刀了。

此前,镇长何建刚多次找李同乐表示:只要停止对李三强违建大楼的举报企业就会没事。

李同乐认为:自己合法合规的企业与李三强违建大楼没有任何关联,镇领导不应该把他们搅合在一起。

孙继文在2020年春节前派镇长何建刚和人大主席宋振伟到举报人亲属处口头说,对举报人亲属实施断电、吊销营业执照。还暗示说不是为李三强违建大楼的事吗?若举报人停止对李三强家的举报,就不会找你的事了。

看来,举报人李付如持续不断地举报李三强,才导致了何建刚对李付如哥哥李同乐一家投资创办的河间市海祺轮胎有限公司的停电报复。

一个涉黑涉恶的村霸,居然能够让卧佛堂镇的党委书记和镇长都为他充当保护伞,都为他一致打击报复举报人李付如及其亲属,可见李三强的威力和能量之大。李三强诬告举报人及亲属一事。河间政法委批示一周查清。但举报人举报李三强、李四胜各种违法事实五年多无任何动静。


七、何建刚对非法占地置之不理。

20191114日,聂留柱、李同建向河间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卧佛堂所反映李四胜非法占用耕地11.9亩。

河间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卧佛堂所齐旦、徐超接受了他们的举报。

他们制作了齐全的询问笔录,还有在孙继文来卧佛堂后,李四胜盖的违建图斑号5658号停电告知函,部里的图纸交给镇长何建刚,不光没有拆除反而还为58号违建违法办理了环评手续。

八、镇政府居然让放弃对违法犯罪行为的举报。

20204月,在卧佛堂镇镇政府会议室,由河间公安局纪委书记蔡永强、调解人纪鸿博、卧佛堂镇党委书记孙继文、镇长何建刚、河间留古寺警队队长李东和三个举报人座谈,他们让举报人放弃对李三强、李四胜恶势力的举报,同时举报人当场录音也宣读了李三强、李四胜恶势力违法犯罪事实,并指出相关部门及领导弄虚作假的事实,他们说,你们的事依法依规办不了。纪某曾发信息给举报人亲属,说不停止举报。下一步举报人及亲属就是公权力打击对象。

 202064日,在举报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由纪鸿博参与,在卧佛堂镇会议室,镇政府党委书记、镇长,公安局蔡永强及律师等胁迫举报人亲属李同乐同李三强签署了“和解协议书”,(政府有工作人员录像)。

“和解协议书”的内容,让人滴笑皆非,上面写到:不允许举报人亲属甲方(指李同乐)和其家庭成员对乙方(指李三强)违建大楼(原华康医院)的一切问题不予再追究,对政府和职能部门的处理方式以及结果不得以任何形式介入反映,对乙方亲属企业不再以占地、环保等问题向上级信访。本协议一式六份,六份包括:河间市政法委、河间市公安局、卧佛堂镇政府、举报人亲属甲方、被举报人乙方和见证方各一份。

在依法治国的今天,多名公职人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不秉公办案,为了庇护李氏家族恶势力,实施了对法律的亵渎。

李三强的违法犯罪行为,难道可以用私人之间的和解来代替公权力吗?

202161日,孙继文、何建刚二人双双调走。

但是,李三强的违法犯罪行为并没有得到追究。

孙继文、何建刚给举报人李付如及其亲属造成的危害和损失仍然在继续扩大。

有关此案的进展情况,我们将做进一步密切关注。

有关举报人及其联系电话、身份证号:

李付如

电话:15030777416

身份证号:130984196304211521

聂留柱

电话:13831756738

身份证号:130984196501151513

李同建

电话:13784734953

身份证号:132922196807185233   

 2022115


编后话

为了慎重起见,本文形成之后,专程送达河间市人民政府、中共河间市纪检委、中共河间市委政法委、河间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河间市公安局、河间市人民法院、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河间市卧佛堂镇人民政府、河间市海祺轮胎有限公司、国网河北省电力有限公司河间市供电分公司、孙继文、何建刚等单位和个人进行反映情况、调查和征求意见。经中国邮政网站查询,他们分别于2022131日和23日分别收到。截止到本文发布时止,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作出正面的书面回应,也没有提出不同意见。

现在,将文章发布,如果有关单位和个人有不同意见,可以随时联系我们,可以随时提出不同意见并附上相关证据,我们审核后将及时予以发布或者更正。

2022321

 


本栏推荐